你的位置:首页 > 随然-分享

2016史上最差春晚遇到支付宝的烂营销

2016-2-8 11:47:55      点击:

      车位锁厂家昨天晚上火了一副对联,上联是央视春晚四小时没得可看,下联是支付宝五张福卡纯属扯淡,横批不好,可以如此无底线,有能人可以给改一改。但这就是猴年三十的现状,整个春节联欢晚会给生生整成了国庆晚会,似乎只有一个节目,导演马云,主演支付宝,节目叫做《咻咻咻》,李思思大美女咻了一晚上,满脸的做做表情,让全国人民看着心疼。有人从8点就开始盼望李谷一老师的难忘今宵了。整整几个小时,全无槽点,都是尿点。有段子手开始给之前吐槽过的所有春晚道歉了。

其实吐槽春晚,正是因为大家喜欢,关注度高,看看本届春晚,微博上特别的安静,删不删评论暂且不提,几乎没有什么节目被吐槽,而铺天盖地的都是对整个晚会的批评。这样一届完全脱离了现实生活的晚会,强制全国人民从8点开始做梦,但可惜的是,窗外的鞭炮声告诉我们,火药味已经越来越浓重。每当我们快进入春晚的梦境,总有鞭炮声给我们炸响,这一切看起来相当拧巴。郭德纲质疑的好,相声到底是不是用来教育人的,晚会呢?谁也不想在大年三十还上课,况且大家早已经吃的肚歪了,实在消化不了这么大的一张饼。翻看整个春晚,亲情节目是大家比较能接受的,但中国人又很是含蓄,不善表达亲情。其他节目都是与民族,国家大势有关。实在不敢妄议,所以本想加一两个例子,大家还是对照着今天的各种重播自行脑补吧。

      这样一个春晚,最想哭的人其实是马云,凭啥腾讯发红包摇一摇的那个春晚就很成功,我却赶上了这个,据说去年微信红包数亿个,摇一摇总数百亿次,峰值8.1亿次每分钟。根据支付宝的最新数据显示,在刚刚过去的除夕夜里,全国人民“咻一咻”的总参与次数达到了3245亿次。在21点09分,“咻一咻”峰值达到210亿次/分钟。看数据完胜微信,感觉怎么也得有100多亿人在参与,但问问你身边的亲戚朋友伙伴,给人的直接感受是并没有多少人去参与。首先春晚的关注度直线下降,很多人看到一半就改看DVD去了,想达到去年49%的收视率,和9亿的覆盖人数,基本上不可能。其次支付宝的植入太过生硬,生硬到令人反感,总感觉主持人有一种耍猴和被人耍的感觉。第三支付宝的营销方案太烂,需要集齐五福,才能参与真正的大红包,一个敬业福让大家到处找,甚至一度让大家怀疑支付宝的诚信。其实这是一个惯用的伎俩,先少发一个敬业福,调动集齐四个富的人,感觉他们能赚好几万,然后拼命的找,加好友。用他们去推动支付宝的社群化,最后时刻突然发放大量敬业福,快速扩充抽奖人数(用户获取成本快速下降),事情完全跟预计的一样,根据统计,最终有791,405位用户集齐了五福,平分了2.15亿的大奖。大概每个人忙活了半个月,也就得到了271元,让之前的人感觉完全被骗了。但我估计支付宝并没有完成营销任务,用户基础并没有达到预期(纯从经验和身边的热度判断)。

       这种营销策略可口可乐什么的早就玩过,只不过目的不一样,可乐们要促销,而支付宝要圈用户,所以支付宝就不得不设计更加精细的规则,这就是营销的最大痛点,解释不清楚,我曾试图给家里的亲戚朋友解释一下支付宝的玩法,瞬间被鄙视,然后在一系列的碰杯中,结束了这一个话题。在这样一个喜庆的节气,大家根本不想去搞这么复杂的东西,所以支付宝从门槛上就失败了。第二,由于没有社群关系,支付宝不得不借道微信,这就让操作更加复杂,微信随时可以封你的路,而支付宝的弹窗,由于不具备任何的社交功能,很多都被自动忽略了。第三,咻一咻这个文案,没有任何的附加值,我了解支付宝要对抗的是摇一摇,但摇其实是一个动作,也是一种说明。摇一摇既是名词也是动词,咻一咻呢?名字背后缺少了一张说明书。第四,支付宝最大的营销失误就是太过于模仿微信,微信是先有社交再有红包,而支付宝的社交在哪,没有社交又怎么红包,所以一个是关系网,一个是工具,干同样的事,结果必然大相径庭。

       所以综合来看,今天最窝心的是马云,钱花了不少,很可能花完也就花了,一届关注度明显下降的春晚,再加上一个不成功的营销,让支付宝不可能走上社区化的道路,这些骗来的用户,用不了几天就变成了死账户。

       本文转自:http://qijunjie.baijia.baidu.com/article/318827